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戈壁芨芨草

天地无穷大 荧屏方寸间 时空传信息 沟通无极限

 
 
 

日志

 
 
关于我

生于浦江畔、成于天山下。大漠镌刻刚毅魂魄、戈壁铸就苍莽胸襟、粗犷不乏细腻、幽默不乏严谨。笑世间尔虞我诈、扬人性淡泊至诚。

网易考拉推荐

冬季博斯腾湖的记忆  

2011-06-25 09:04:02|  分类: 那个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斯腾湖割芦苇前后的经历以及在此过程中所经受的历练与磨难终身难忘。这既是我个人的人生财富,更是我们新疆战友共同的感受与体验。
        1969年底我与众多战友一起进苇子湖,天寒地冻、风餐露宿,陈树川掉进冰窟窿时,我也正在左右,我们用绳子系着皮带扔过去,那根皮带就是我的一根当年很时兴的武装带,因为在阿川落水后,大家试图用绳子把他拽上来,但终因绳子太软无法扔远,而武装带有一头是铁扣,绳子系着皮带容易扔过去,如今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那次在苇子湖共55天, 55天,天天有宝义精辟总结的“三难”;55天,没有好好刷过牙;55天,没有好好洗过脚和脸;55天,我天天与樊鸿宝同钻一个芦苇棚;55天,天天怀揣大饼脚踏冰滩;55天,天天腰扎麻绳手握镰刀低头割苇仰面对苍天。        
        回连队那天正好是小年夜,回来的感觉真好,窑洞是那么的亲切、火墙是那么的温暖、北风似乎也变得特别的柔和……,爱它吗?!恨它吗!?说不清、道不明。那时不知什么叫苦,现在回头看那是财富,人生难得有这种经历与磨难,正因为有了大苦大难,我们才能藐视日后的种种艰难。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