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戈壁芨芨草

天地无穷大 荧屏方寸间 时空传信息 沟通无极限

 
 
 

日志

 
 
关于我

生于浦江畔、成于天山下。大漠镌刻刚毅魂魄、戈壁铸就苍莽胸襟、粗犷不乏细腻、幽默不乏严谨。笑世间尔虞我诈、扬人性淡泊至诚。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父亲(此文写于2013年)  

2011-06-19 10:01:47|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的第三个周日是父亲节,6月16日,是今年的父亲节。

我无心去探讨与研究父亲节起源的多种版本,但是对父亲的思念是无时不刻的,父亲留给我的记忆是永生永世的。

父亲身高一米八几,虽从北方到上海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但只会说几句洋泾浜的上海话,乡音始终无法改变。父亲喜爱面食,烙饼是他的绝活,无论是发面饼还是死面饼(我们河北老家把不需发的面食称之为死面)都烙得松软且不乏嚼劲,记得大概是60年左右父亲回天津,返上海时带回一个陶器的烙饼器具,把它放在煤球炉上,待陶器热了之后,把做好的面饼放上去,用这个东西烙出的饼格外好吃,父亲对这个烙饼陶器喜爱有加,它有裂痕后父亲用铁丝把它修复固定后还用了许久。父亲还会把多余的凉饼子切成条状做成烩饼,绿绿的菜叶、香软而有韧劲的饼子,让我垂涎欲滴,至今记忆犹新。

父亲上过私塾,能写一手好字,习的是柳公权体。对我们孩子在读书问题上从不含糊,要求极其严格。只是我天赋差再加之不努力,辜负了他的一片用心。

父亲言语不多,但为人亲切和善乐于助人,且始终笑容可掬。父亲留给我童年的记忆是高大强壮有力,记得有一年夏季刮台风,老屋门前的一课梧桐树被吹歪了,父亲硬是用肩膀把树顶直后,街坊邻居再用土培实。老屋虽早已拆迁,但那颗树至今依然挺立在路边,每次只要路过那里,我总会情不自禁的去抚摸它,因为那一幕永远留在我脑海里。

我家人口多,母亲是家庭妇女且有病缠身,家境可想而知,虽然我们做孩子的小小就挑起了家庭的生活担子,但是重担还是全压在父亲一个人身上,劳累与烦心积压一身。父亲与大多数北方汉一样,爱喝一口,他干的又是体力活,付出大,在困难时期只能买医用酒精兑水喝一些,以解体力上的劳累与心理上的烦恼。父亲起早贪黑风里雨里,省吃俭用奔波劳累,以至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由于体力透支且营养不良得了浮肿病,但即使如此,父亲在治疗期间始终坚持工作从未停止过上班。幸亏后来渐愈,否则不堪设想。

1963年我报名去新疆的时候,母亲正在河北,因那年发大水津浦铁路被冲毁,母亲无法回沪阻拦我成行。我已记不清父亲对我去新疆一事的态度,现在回想起来,父亲也是无奈,的的确确的无奈。我去新疆时行李全由父亲打理,他是又当爹又当娘啊!1963年9月22日下午我出发赴新疆,中午父亲为我做的是红烧肉和烙饼,还叫我睡了一会,那天我离开上海时父亲未去火车站去送我,也就是从那以后我每次探亲后返回新疆时,父亲都未去火车站送过我,他是无法忍受父子分离那份生离死别的悲痛场面、他是无法接受父子海角天涯那份牵挂的疾首痛心(写到这里我已热泪盈眶),因为他知道每次的此一别,可能会意味着什么……!

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规模的知青返城如火如荼。1981年我带着老婆孩子回沪探亲,有一天父亲晨练回家后,一直站在窗前气愤的自言自语说(我想肯定父亲是在晨炼时听到了些什么):“人家的孩子都能回,就我们家的孩子回不来”!我——黯然泪下无言以对……。那年父亲66岁,与我现在的年龄相差无几,现在我再回忆起那一幕,感触更深、体会更真。父亲是思儿思女(那时我妹还在崇明农场)心焦啊!心急啊!有时我会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如果没有文革,就不会有上山下乡,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拨乱反正,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知青返城大潮,也就不会有我们新疆支青的回沪……,看来我还要感谢文革。我与我的父母都是凡人,都是极其普普通通的凡人,我们难以、也无法、更没有这个能力与认知度来达到“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境界。

父亲坚韧不拔的意志与坚忍不拔的品格是留给我们子女的宝贵精神财富。父亲的肩膀是宽厚的、心境是宽阔的,他能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磨难、他能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责难,这一切只有我们做子女的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到。父亲的情是博大的、父亲的心是善良的,在我们的耳里基本听不到他对妻子、对子女的关爱语言,但是这种爱却无时不刻地陪伴着我们、萦绕着我们,永驻在我们的心间。母亲去世时,父亲54岁,后来有不少人劝我父亲再娶且不乏有这种机会,但都被我父亲婉言谢绝。父亲对我们说:“你们的母亲跟我受了一辈子苦,我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1992年,父亲走完了他人生77年的路程,到天堂与分别24年的我的母亲去约会了……

时至今日,历经风雨洗练,尝遍人间沧桑的我,更真真切切地感到,父母之爱是一缕阳光,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受到温暖如春;父母之爱是一泓清泉,让你的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纯洁明净。父母的爱是博大的,是无处不在的。反之,我却没有为父母做过什么,更没有好好地孝敬过父母。这是我终生的愧疚。

今生有缘,来世再续。下辈子,我一定还要做父亲母亲的儿子, 弥补我今生缺失的孝与敬。

                                                                          写于 2013年6月16日  父亲节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